地緣政治與石油關係 | 830同學會

地緣政治與石油關係 | 830同學會

#830同學會 #股壇劉玄德@股神畢業生

在早前的文章「油價長遠看漲,原因何在?」中筆者曾為大家分析了,原油價格長線走勢主要受經濟環境和供求關係影響。現時全球經濟數據大體向好,而且走勢上會慢慢趨向供不應求,所以未來一年相信油價會緩緩上升。今天筆者會繼續和大家討論,地緣政治會如何影響油價的走勢。

在討論地緣政治的問題之前,我們要先理解上集提到的主要原油出口國和消費國之間的政治關係。為方便理解,我們可先從中東地區入手。自20世紀中葉,中東地區因兩次發現巨大的石油資源,使其成為全球原油供應的重要地區,加上其地理位置,立於亞、歐、非三洲之中; 裏海、黑海、地中海、紅海和波斯灣之上,令其成為石油重要樞紐的中心。本來這些優勢應當是天上對中東的祝福。可惜當加上地緣政治後這些都令中東戰事不斷。所以中東的地緣政治關係,在理論層面上對油價的影響十分重要。

在二戰後,世界大致回歸太平,唯獨中東先後發生11場大戰爭,分別是五次中東戰爭、兩伊戰爭、海灣戰爭、伊拉克戰爭、敘利亞內戰、伊拉克內戰以及也門內戰,直至今日依然不得安寧。事實上五次中東戰爭,都與美國在中東最核心的勢力以色列有重大關係。在另一方面,伊朗持續研發核武器,相信也是得到俄羅斯的支持。


圖1: 二戰後重要戰事與油價表現 (資料來源:興業研究)
事實上,出現戰爭事件未必會令油價有大改變。回看以往的歷史事件(圖1),我們會發現只有少數戰事發生後油價會有明顯上漲。當中更深層次的原因是,原油價格只會在供需和庫存關係緊張時(可翻看上回的解說),地緣政治才會變得有影響力。從世界主要經濟體商業原油庫存數據來看,對比5年前的數據,目前原油庫存有所減少,但尚沒有達到7年來新低,屬於健康水平。但當供需缺口趨於持續擴大之時。如果中東產油國主動或被動減少出口,就會加劇供需缺口。這種情況下,原油市場會對於風險事件特別敏感。

自1980年後,因強勁的經濟增長推動下,美國對原油進口需求激增,成為世界第一大原​​油進口國(同時也是世界第一大產油國)。但是自2014年頁岩油產量驟增之後,美國對原油進口的依賴度開始下降,隨著提取技術的進化,頁岩油的成本慢慢下降,這大大減少了OPEC控制油價的程度,使得原油價格邁入安全的新時代。邊際產量與油價存在互相影響的關係。從頁岩油成本曲線來看 (圖2),頁岩油潛在產能增加帶來的成本曲線扁平化。現時油價已經不需要保持在100美元,才可滿足頁岩油邊際產量的增加。當WTI升至60美元時,在不考慮資金成本以及勞工瓶頸的情況下,頁岩油就有300萬桶/天的產能可以逐步回歸市場。所以說到底,目前原油市場在做的事情其實就是抬升油價中樞以促產。所以合理來說,筆者並不認為油價短中線會在60元位置有支持。不過,中東地區的風險事件,以及其餘地區原油意外供應中斷如果持續低位回升的話,頁岩油每個月十幾至二十萬桶/天的增量無法完全填補供需缺口。在此情況下,油價就會偏離頁岩油成本中樞繼續上漲。


圖2: 2014年至2017年頁岩油成本走勢 (資料來源:興業研究)
在技術分析的層面而言,油價現時在一上升通道上行走,未來相信可上試通道頂75.23元的水平,支持位可參考前底64.26元。這個走動幅度也正正與基本分析的預期相符。截止至今天(2018年6月14日)價格為66.74元,風險回報率為4.2倍,是一個不錯的部署。


圖3: 原油價格走勢(資料來源:Trading view.com)
總體而言,以目前的供需關係,頁岩油增產能力以及地緣政治格局,雖然發生能源危機的機率較小。但因現時市場對於供需缺口存在的擔憂加劇,而且基本預期在2019至2020年長周期項目投資會有斷崖式的下滑,一旦非美、非OPEC的常規原油產量出現明顯衰竭,以現時頁岩油增產趨勢是無法彌補的。所以不排除各國需要漲價去抑制需求。

以上分析只為教學用途,並不涉及任何投資建議,讀者應憑個人判斷,作出決定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教學實例及虛擬組合跟進

京東 (JD.US)
京東出現突破,升穿$41.4阻力,現上望$49一關。短線支持看$39,中線支持$35.5。

Netflix (NFLX.US)
Netflix繼續強勢,亦升穿了$380阻力,可留心$423比率阻力。支持位方面可留意$336及$294。

Share